N/新聞動態
首頁 /新聞動態

低礦價下國內礦山企業怎么活?(發表日期:2015-1-9)

    對于2014年的鐵礦石市場來說,最搶眼的特點莫過于價格的一路下行并跌破前年的最低點。截至2014年12月底,進口粉礦到岸價為70.39美元/噸,與2013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9.67%;國產鐵精粉價格下滑至608.06元/噸,與2013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4.31%。鐵礦石價格持續下滑,對成本較高的國內礦山企業是個不小的挑戰。現在,國內礦山的生存狀況如何?未來該如何求生存?針對上述問題,《中國冶金報》記者近日采訪了國內礦山企業相關負責人。

    多數礦山處于虧損狀態

    雖然從跌幅來看,國產礦價格比進口礦要“好看”一點,但是國內礦山企業受到的低礦價沖擊要遠遠大于國外礦山企業。業內人士表示,已經有不少礦山企業關停,多數礦山處于虧損狀態。

    “鞍山地區和本溪地區是全國鐵礦資源開發比較典型的地區,資源條件比較好。但即使是在這樣的條件下,民營企業的虧損率也達到60%,有的甚至達到70%。”鞍鋼礦業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鄧鵬宏對記者表示,“如果礦價停留在70美元/噸甚至更低的水平,國內礦山企業面臨的困難將更大。”

    中國地質科學院全球礦產資源戰略研究中心主任王安建指出:“我國鐵礦石資源稟賦差、品位低、開發成本高,同時又承擔著沉重的稅費負擔,這使得國內礦山企業的競爭力嚴重不足。”據王安建介紹,我國鐵礦企業的綜合成本平均在100美元/噸左右。其中,投資較早的礦山成本約為400元/噸,已經投產但尚未收回投資的礦山成本為500元/噸,而新建礦山的成本為600元/噸。

    “除了開發成本外,國有礦山企業的成本中還隱藏著一些歷史負擔,以及短途的運輸費用和質量差等因素。”鄧鵬宏說,“沉重的稅負也是國內礦山企業面臨的重壓之一,鞍鋼礦業的稅負水平為25%。”

    “2014年,由于鐵礦石價格下降,國內礦山企業的平均稅費支出大約占其銷售收入的25%~30%。”王安建說。

    要生存必須挖潛降本

    在低礦價、負擔重的雙重擠壓下,礦山企業人士普遍認為,一方面,國內礦山企業應當從自身出發,做好挖潛降本工作,增強競爭力;另一方面,也需要一些政策支持。

    “從企業來看,面對這種困境,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都在挖潛力和降成本。”鄧鵬宏說。以鞍鋼礦業為例,推進管理創新和技術創新、降低采購和生產成本是該公司的主線。按照自身的成本結構,鞍鋼礦業公司最重要的措施是推進技術創新,提升資源綜合利用水平。例如,鞍鋼礦業公司通過加大技術創新的力度,加強了對磁鐵礦的開發。在管理創新方面,在組建礦業集團后,鞍鋼礦業公司通過優化機構和管理流程,實現了管理成本的降低。“國有企業的社會負擔和歷史問題比較重,未來更重要的是降低運營成本。”鄧鵬宏說,“接下來鞍礦要推進大范圍整體協同采礦,走專業化道路。”

    除了壓縮財務費用、管理費用外,調結構是首鋼礦業公司主攻的降本方向。首鋼礦業公司總經理吳林介紹,首鋼礦業的礦山既有露天礦,又有地下礦山。在成本方面,露天礦的開發成本比較低,地下礦山的開采成本較高,因此加大露天礦山的開采力度成為其主要的方向。此外,大力發展非礦產業增收減支也是首鋼礦業應對低礦價的補充措施。“自動化產業是首鋼礦業發展較好的產業,也是我們努力增收的產業之一。”吳林說。

    對于山東萊蕪礦業公司來說,在目前的礦價水平下,該公司雖然尚能保持盈虧平衡,但董事長亓俊鋒認為,還要采取措施進一步降低成本。他認為,國內礦山必須改變勞動密集型的模式。“大多數礦山的人工成本占產品總成本的40%左右,高的甚至超過50%。要想生存,就必須改善這一狀況。”亓俊鋒說。

    礦山發展呼吁政策支持

    盡管國內礦山企業在降本方面絞盡了腦汁,但增強競爭力不是一蹴而就的事。正如鄧鵬宏所言:“冶金礦山行業所遇到的問題是行業本身沒法完全解決的,這已經成為業內的共識。”

    冶金礦業在國民經濟發展中起著非同尋常的作用,不僅對地方經濟發展有很大的支撐作用,對裝備制造業和服務業的拉動作用也非常可觀,還解決了60萬人~100萬人的就業問題。“一旦這個行業中的企業垮掉50%~70%,其帶來的就業、社會和稅收問題都是難以估量的。”鄧鵬宏說。

   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,如果低礦價的形勢再維持一段時間甚至礦價繼續下行,國內礦山企業被迫退出后,很有可能再次出現兩年前那樣鐵礦石價格瘋狂反彈的情況。屆時,不僅礦山行業受到的沖擊更大,鋼鐵行業也會受到很大的威脅。因此,大多數礦山企業人士都呼吁政府對礦山行業予以政策支持,其中最核心的仍然是稅收層面的支持。

    “從戰略的角度來說,出于促進行業發展、保障我國鋼鐵原料的安全考慮,調整稅收政策是非常必要的。”鄧鵬宏說,“調整稅收政策后,表面上國家少了幾百億元稅收,但鋼鐵行業乃至整個國民經濟的效益可能會達到幾千億元。”

    好消息是最近國家在這個方面正有所動作,如正在醞釀資源稅改革。當然,要改革的不僅僅是資源稅,還有地方的各種收費。“由于前些年冶金礦山行業效益比較好,除了國家征收的稅費之外,地方也有各種名目的費用。”吳林說,“有些稅費非但沒有減少,還有所增加。”例如,2014年河北省的資源稅一下子從4元/噸提高到14元/噸。如果政府繼續按照幾年前的思路收費和管理,那么冶金礦山企業就真的難以承受了。與國外相比,我國在稅收政策的調整速度方面相對緩慢。鄧鵬宏希望,國家能盡快對礦山行業的稅收政策進行調整。

    海外權益礦出路在創新

    受前些年進口礦價高的影響,部分鋼鐵企業、礦業公司積極“走出去”到海外找礦,這些礦山近兩年也到了投產的時期。無奈的是,這些礦山“生不逢時”,部分礦山投產之初即遭遇礦價暴跌。由于這些礦山的成本很難與國際礦業巨頭的成本相抗衡,繼續把礦石運回國內就只有一個結果———虧損。

    不過,應對這種局面并非全無辦法。中北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、總裁張文東表示:“現在鐵礦石供應過剩,這個時候把礦石運回國內的后果可想而知,還不如就地消化,解決當地的市場需求,這實際上是轉劣勢為優勢了。”據了解,張文東所在公司的礦山項目主要集中在非洲。“目前,非洲等地區的經濟增長速度較快,基礎設施建設正在興起。我們正在與中冶合作,在非洲建設鋼廠,將來礦石產品會直接供應給鋼廠。”張文東說。他同時表示,這其實也是國內鋼鐵企業化解過剩產能的一條路子。

    王安建也給國內礦山企業支了一招:“國內礦山企業要對全球需求做出科學判斷,抓住供過于求的機會,伺機并購優質鐵礦資源。”(中國冶金報)

美味西餐厅电子游戏 历史六合图库 娱乐场游戏机 浙江20选5几个有奖 排列三走势图彩吧助手 英雄联盟信用卡 胡歌梦幻诛仙全集 qq飞车手游四区 奇迹觉醒结婚有什么好处 国王vs勇士比赛回放 急冻钻石试玩 郫县佛罗伦萨小镇 水果大战可间小游戏 三国全面战争2.0下载 nba骑士vs凯尔特人几比 北京去纽伦堡 疯狂赌徒2怎么玩